创新 innovation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创新 > 科技论文“三认三不认”原则该改了

新闻

广州企业亮相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开讲” 广州企业亮相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开讲”

  昨天,刚刚结束了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行程后,广州代表团今天又将马不停蹄地赶到海南参加博鳌亚洲...

  • 广东省科学院举办首届“讲科学、秀科普”大赛

    土,能吃吗?糖,你了解吗?清明蔗,真的毒过蛇?动物催眠术,你知道多少……3月19日,广东省科学院首届“讲科学、秀科普”大赛暨2019年广州地区“讲科学、秀科普”大赛省科学院选区预赛圆满落幕。24位科普能手同台“讲...

  • 中欧“微笑”计划启动工程研制 预计2023年发射

    记者从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获悉,3月21日-22日,欧洲空间局召开理事会,会上正式批准中欧联合研制的太阳风-磁层相互作用全景成像卫星(简称“微笑计划”,英文缩写SMILE)正式工程实施。标志着该任务顺利完...

  • 广东医生破解肾癌复发基因密码 一年内或研发试剂盒

    肾癌是常见的泌尿系统肿瘤,早期的治疗多数选择手术治疗,但肾癌术后复发率高达30%-40%。那么,哪些是高风险复发人群?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泌尿外科罗俊航、陈炜教授团队历时三年多,破解了肾癌复发基因密码,为...

  • “人工智能医生”来了

    经过不断训练的“人工智能医生”,“眼睛”“耳朵”“大脑”日益发达,涉及病种越来越多、领域越来越宽 会“看”影像,会“读”病历,会“动”手术,会“做”检查,还会给出临床诊断建议;“医术”超过年轻医生,一些领域能与资深医...

  • 三部门出台规定:中小学、幼儿园相关负责人将与学...

    3月20日电 记者20日从教育部了解到,由教育部、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制定的《学校食品安全与营养健康管理规定》将于4月1日起施行。这一规定将适用于实施学历教育的各级各类学校、幼儿园。 根...

  • 数字科技让农业更“时尚”

     日前,在法国国际农业展上,20余家法国农业数字科技初创企业在“农业4.0”展区内,展示了多种数字农业解决方案。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等技术的应用,让农业这一传统产业变得“时尚”起来。   数字科技让更多...

  • 更小更强的光子芯片取得理论突破

    受制于摩尔定律,信息技术载体的存储密度与运算速度的提升均面临瓶颈,人类的目光从“电”转向了速度更快的“光”,“光子芯片”的概念应运而生。记者19日从南京理工大学获悉,该校蒋立勇教授团队提出一种新方法,实现...

  • 时间“倒流”首次在量子计算机上实现

    据英国《独立报》近日报道,由美国、瑞士和俄罗斯科学家组成的一个国际科研团队,在《科学报告》杂志撰文称,他们首次借助一台量子计算机,逆转了“时间之箭”的方向。这一违背常识的突破性研究,可能会改变我们对...

  • 时间“倒流”首次在量子计算机上实现

    据英国《独立报》近日报道,由美国、瑞士和俄罗斯科学家组成的一个国际科研团队,在《科学报告》杂志撰文称,他们首次借助一台量子计算机,逆转了“时间之箭”的方向。这一违背常识的突破性研究,可能会改变我们对...

  • 共建工业4.0 创新技术中心

    3月13日上午,广州市人民政府与华南理工大学、博世互联工业在市政府签订三方合作框架协议,共建工业4.0创新技术中心。根据协议,广州市政府将支持华工引进博世互联工业的先进工业智能制造生产技术,设立工业4.0创...

  • 广东成立全国首个智慧杆产业联盟

    3月14日,由广东铁塔牵头发起的广东省智慧杆产业联盟正式成立,将推动本省城市基础设施尤其是杆塔类设施的高效整合和集约建设,批量储备5G站址资源。目前,广东省已率先在广州、深圳、韶关、惠州等地开展智慧灯杆...

科技论文“三认三不认”原则该改了

发布时间:2019/03/14 创新

“目前我国对科研成果‘三认三不认’:只认第一作者、只认第一作者单位、只认通讯作者,不认非第一作者、不认非第一作者单位、不认非通讯作者。这是一个短视又狭隘的做法。”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纳米科学中心主任赵宇亮言辞恳切。

“道理很简单,如一艘载人飞船,一颗螺丝钉和一台发动机发挥的作用都很重要,因为螺丝钉掉了和发动机失灵的后果是一样的。”

发言不长,以满场自发鼓掌结尾。“三认三不认”这个委员们“苦之久矣”的问题,从小组讨论到联组发言,不少人直击其弊。

“三认三不认”的三宗罪

“科技发展到今天,单一学科的研究已经很少,大部分学科都进入了交叉学科研究时代,核心就是合作与协作,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掌握所有学科的知识。”赵宇亮说。

在学科交叉的今天,如果能找到顶级科学家合作,做出来的成果就是顶级的。但在“三认三不认”的做法下,找几个顶级科学家合作很难,涉及谁是第一作者、谁是第一作者单位的问题。即便合作达成,不享受成果的一方也可能应付、转而关注自己的事情。“如果协调困难,往往退而求其次,去找一个比自己差很多的人去合作并解决问题,成果归属没异议,但合作的质量和水平将大打折扣。这是降低我国科技创新能力的重要因素。”赵宇亮说。

“‘三认三不认’的另一大弊端是降低了创新的效率。”赵宇亮说,同样做一件事,非常熟悉的顶尖人才可能一两年就能做好,否则可能要三五年,别人早跑到前面去了。“和欧美、日本等相比,很多新学科和领域大家同时起步,但他们有了想法就可以立刻去做,找最好的人无条件地充分合作,而不是先协调成果出来了谁前谁后。”

这个合作中的“雷点”也容易引发纷争。如,本来可以合写一份申请书,因为涉及谁牵头谁参与,现在也要各写各的,增加工作量、浪费时间。“做论文或项目常常因此原因无法合作,学术生态被破坏。”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蔡荣根很无奈。

 担心挂名是舍本逐末

如果不考虑第一作者第二作者,会出现挂名发文章的情况吗?对此,赵宇亮直言:“怕人挂名就分主次,这是舍本逐末。把创新的活力和动力扼杀了。”他建议,采用国际通用做法,对科研工作参与者一视同仁。

在几天前的政协科技科协联组协商会上,科技部副部长黄卫回应“三认三不认”时也曾表示:评价体系只关注第一作者、通讯作者,大的团队的攻关合作价值得不到认可,会打击大家的积极性,“我们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

在只认第一作者的引导下,中国科学家在向国外期刊投稿时,有时会要求对方并列第一或通讯作者,国际杂志为了吸引优秀文章,一般也会按要求标记。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王元青甚至讲过一个“极端案例”:“由于大家都做了贡献,都要算成绩,去年有一篇文章出了五六个共同第一作者、共同通讯作者。这让科研人员哭笑不得。”

“这对中国科学家的国际形象也不好,做科研的要跟国际同行交流,国内都理解,但国外同行确实不理解搞那么多第一作者是什么意思。”赵宇亮说。

 小同行评价是国际规范

“我们还是应该遵守国际惯例。”蔡荣根介绍,像《自然》《科学》等期刊,会在文章下方加一个note(说明),说明各位作者分别作了什么贡献。

“主要贡献和非主要贡献肯定有差别,内行一看就知道,这个工作谁做了主要贡献。”蔡荣根说,“像发现引力波的文章有上千个作者,但要说给谁诺贝尔奖,内部还是清楚得很。”

因此,他强调小同行评价的重要性,“小同行评价是最客观的,同一领域的人知道你什么水平、你的工作有什么新鲜的思想、在国内外的价值。就像申请工作要看推荐人的意见一样。还有一个好处是,我用不了花多少时间就可以知道你在做什么事情,有什么价值。”

蔡荣根表示,科学评价不光在中国是难题,在全世界都是难题,但还是有一些国际通行的方案和共性,比如不唯指标、看重同行评价、考虑各学科的特点等。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