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人工智能医生”来了

新闻

广州:举全市之力推动南沙自贸区建设 广州:举全市之力推动南沙自贸区建设

4月18日,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张硕辅主持召开广州市委常委会会议。 会议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

  • 广东出台政策 支持产业转移工业园用地

    省自然资源厅日前制定并印发了《关于支持产业转移工业园用地提升土地利用质量效益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指出,未来我省将积极引导产业入园集聚发展,鼓励园区集体土地创新利用,探索实施集...

  • 人工智能靠什么走向大众

    随着人脸识别、语音识别和自动驾驶日益成为关注焦点,人工智能(AI)与社会、人类生活融合程度正在快速演进。 其实早在1956年,人工智能这个“术语”就被正式提出。但在有限且昂贵的计算能力、已有计算方法存在缺陷...

  • 单项最高可获1000万元奖励

    近日,三水区云东海街道出台《云东海街道电子通信产业扶持奖励办法(试行)》(下称《办法》),出台涵盖投资、转型升级、公共服务和创新平台、技术创新、专业人才引进五大方面、17项具体扶持激励措施,单项扶持...

  • 重庆试点国家大数据综合标准化体系建设

    大数据治理标准先行。近日,在重庆市渝北区举行的2019年全国大数据标准化工作会议暨全国信标委大数据标准工作组第六次全会上,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与重庆市大数据应用发展管理局、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政府共同...

  • 全球半导体技术发明专利榜TOP100:中国占22家

    全球半导体技术发明专利榜TOP100:中国占22家 近日,IPRdaily发布了“2018年全球半导体技术发明专利排行榜”。榜单统计了2018年公开的全球半导体技术发明专利申请数量。最终发现前100名的企业多来自日本、中国、美...

  • 昔日台风“抱树哥”成“广州科普冠军” 坦言“爆红”后责...

    “没有感到意外”,听闻自己获得今年广州“讲科学,秀科普”大赛冠军的马俊,一脸的淡定,他较去年心态变得越来越平和。马俊在广东省公共气象服务中心当了12年的气象主持人、记者,去年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拿了第二名,“...

  • 粤发明专利拥有量 居全国首位

    广东发明专利拥有量全国第一,全省法院去年审结知识产权案超10万件,居全国首位……13日,“2019年岭南知识产权诉讼大会”在广州举行。来自大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广东专利申请量接近80万件,发明专利拥有量达24万件...

  • 第十七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开幕

    4月14日上午,由科学技术部(国家外国专家局)和深圳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在深圳会展中心开幕。科学技术部部长王志刚,广东省委副书记、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国家...

  • 给黑洞拍特写,然后呢?

    举世瞩目的黑洞照片已经公布,这张红遍全球的图像透露出哪些信息,未来天文学家还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带着这些问题,科技日报记者日前采访了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CNRS)两位资深专家,详细解读黑洞照片...

  • 支招扮靓花城、观天文知海象……瞧瞧“科普达人”的进...

    4月11日,2019年广州地区“讲科学、秀科普”大赛半决赛在广东科学中心举办。不会湿的纸巾、小强哪里强了、1.5不能更多、记忆的起源、地球讲讲“心里话”、解意春风……记者一翻开这些科普讲解内容“清单”,就迫不及待想...

  • 逾3000件科技新品凸显智能化新趋势

    4月9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深圳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第七届中国电子信息博览会(以下简称“电博会”)在深圳会展中心开幕。 本届大会以“创新驱动发展,智慧赋能未来”为主题,开设了数字家庭、智慧城市、新型显示、人工...

“人工智能医生”来了

发布时间:2019/03/23 新闻

经过不断训练的“人工智能医生”,“眼睛”“耳朵”“大脑”日益发达,涉及病种越来越多、领域越来越宽

会“看”影像,会“读”病历,会“动”手术,会“做”检查,还会给出临床诊断建议;“医术”超过年轻医生,一些领域能与资深医生比肩。它,就是“人工智能医生”。

跟人类医生一样,“人工智能医生”也是通过望、闻、听等手段看病。

以肺部结节为例,小到1毫米的病灶,阅片医生需要一张张看CT影像图片来找,并推断出大小、密度。资深阅片医生平均10分钟读1张,大型医院每天片子超过10万张,阅片医生的工作紧张而繁重。如今,一些医院开始引入人工智能系统筛查,阅片时间降至1分半。

“人工智能医生”不仅效率很高,在诊病方面更加精细、全面。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由依图医疗开发的人工智能系统不仅可以检测肺结节病灶,还能对病灶性状进行多维度描述,包括大小、体积、密度、CT值,结节表征可涵盖6种常见的良恶性征象——分叶、毛刺、胸膜凹陷、空洞、空泡、钙化。阿里健康开发的系统则将周边病症一起筛查,包括肺道泡、动脉硬化、淋巴带化、肺密度增高、索条等。

人工智能装上“眼睛”,可以阅读标准化的图像,筛查出病灶。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临床考验了这名“人工智能医生”,发现其检出率达95.78%,误报率却仅有2.63%。2018年,该院60名影像科医生通过AI系统判读影像病例超过了15万份。

除此之外,“人工智能医生”还能查食管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结直肠肿瘤、乳腺癌等疾病,甚至还可以查儿童骨龄,技术水平不亚于资深医生。

人工智能还有灵敏的“耳朵”。在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科大讯飞智医助理已于2018年在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上岗,在医患交流过程中,智医助理通过大数据和智能语音技术,生成并自动提取病历,医生还可查询相似病例、临床指南以及对症药品。目前,该系统已完成7000余人次的辅助诊断建议。

最近,“人工智能医生”还装上了“大脑”。在广州妇儿中心,人工智能系统学会“读懂”病历,然后像人类医生一样,给出诊断。医生将患者主诉、症状、个人疾病史、检查检验结果、影像学检查结果、用药情况等信息输入病历文本,系统自动将自由病历文本转换成规范化、标准化和结构化的数据。人工智能系统“读懂”病历后,再给出诊断结果。

“人工智能医生”诊断准确率高吗?以呼吸系统疾病为例,该人工智能对上呼吸道疾病和下呼吸道疾病的诊断准确率分别为89%和87%,对不同类型哮喘的诊断准确率在83%到97%之间。

经过不断训练的“人工智能医生”,“眼睛”“耳朵”“大脑”日益发达,涉及病种越来越多、领域越来越宽,包括临床助理、辅助诊疗、医学影像、基因检测、健康管理等。

人工智能靠海量数据

各个学科数据的标准化程度,影响着人工智能的应用程度。各个医院设备不一样,数据维度也不一样

医生长本事,一靠医学专业院校学习,二靠临床经验积累。“人工智能医生”靠什么?靠海量数据、云计算能力。“吃”完数据之后,经过不断训练临床思维,系统就可以像人类医生一样看病了。

“吃”了海量数据后,机器不仅可以当医生,而且可以做科研、教学、管理等,帮助医生和医院提升科研水平,提高诊疗能力。

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依图医疗纳入该院2009年至今收治的肺癌患者的全维度脱敏临床数据,打通临床门诊、住院、病历、病理等多个系统数据,建立了国内首个肺癌临床科研智能病种库。有了这个病种库,医院多个与肺癌诊疗相关的科室研究能力大大提升,其他医联体机构也受益匪浅。

阿里健康人工智能医疗升级到了2.0版本,除了临床,还有文本科研、影像科研平台功能,提供虚拟病人、VR模拟手术用于教学。

在河南郏县任庄村卫生室,记者看到了微医人工智能辅诊系统——全科辅助诊疗系统、悬壶台中医智能诊疗系统。村医张巧芬简单输入患者的基本症状、病史等,马上就能看到相关危重病、常见病可能提示。“我们平时很少接触到危重病,但心里还是担心万一误诊了,会耽误村民治疗。”

据介绍,这一全科辅助诊疗系统通过学习超过500万份文献、千万份病历和健康档案,目前已覆盖2000多个病种、5000多个症状,命中率达到90%。悬壶台中医智能诊疗系统累计辅助开方量已超过200万张。

“基层医生服务能力不强,人工智能辅助诊疗能弥补资源不足的问题,提升医生服务水平。”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社会保障研究室主任陈秋霖认为,医疗人工智能可以提高医疗诊断的精准程度,也可以替代一些高精尖手术中的操作,还可以在一些医疗服务中替代部分人力资源,从而降低医疗费用。

人工智能学习的数据从临床来,还得转换成结构化格式,然后做出模型,按照临床诊疗思维训练、学习,算出结果。数据是关键,各个学科数据的标准化程度,影响着人工智能的应用程度。

依图医疗总裁倪浩告诉记者,医疗数据不标准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虽然影像是标准化较好的一批数据,但不同医院还是差别很大。各个医院设备不一样,数据维度也不一样。高质量的数据非常少见,需要花费更多的算法,先将数据结构化才能使用。

2018年,中国工程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宁光带领团队与阿里健康人工智能实验室共同研发“瑞宁助糖”人工智能医生。在推进过程中,宁光也发现了数据的问题,如标准数据缺乏,疾病诊断标准不统一,随访数据散落在各个医院,数据普适性较差等。

数据标准化程度与学科成熟程度、诊断所需外部条件有关。比如影像领域从起步就是统一标准,数字化发展程度也比较高;皮肤科诊断比较依赖于图片和视频识别病灶等等,这些学科人工智能发展较快。

机器与医生协同看病

医疗并不只是诊断和治疗,还涉及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互动,尤其是医生对患者的安慰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人工智能医用,是否会代替医生?可以肯定,目前还不会。

2017年,国务院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提出,“开发人机协同的手术机器人、智能诊疗助手”“研发人机协同临床智能诊疗方案”。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只是医生的助手。

一些人工智能研发人员提出,只有了解医生的心理和临床思维,让人工智能学会这种思维,才是真正的医疗人工智能。然而,这个难点似乎不好突破。

“我对完全由机器来进行诊断,持一定的怀疑态度,未来还需要进一步检验。因为医疗并不只是诊断和治疗,还涉及医生和患者之间的互动,尤其是医生对患者的安慰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陈秋霖说。

未来,“人工智能医生”也许与人类医生一起上岗工作。记者体验了这种服务模式。在北京影像云平台上,人工智能系统对基层医院上传的30名患者近9000张肺结节CT影像进行智能检测和识别,将第一轮筛查出的疑似结节标记出来,作为辅助诊断结果,提供给4名放射科医生进行审查。医生审查后认为可以采纳,即对报告签字。

在这种新的服务模式中,仍由医生来做最终决策。一些临床医生表示:首先必须确保人工智能产品技术过硬,给出合理的诊断建议;其次还要进行培训,转变观念,适应新的服务模式。医生的认可和引导,将提高患者对人工智能系统的信任度。

目前,医疗人工智能行业的发展还面临问题。“医疗各个领域数据没有互联互通,最后形成的只是数据大,而不是大数据。医疗人工智能既需要医疗人才,也需要人工智能人才。目前,发展比较好的企业或者非常好的一些项目,都由这两方面的人才来推进。”陈秋霖说,因涉及个人隐私的保护,有必要界定医疗数据的产权,产权清晰有利于实现互联互通。

可以预见,未来人类将离不开“人工智能医生”。那时的医疗不再是“排队医疗”,而是“秒医疗”“精准医疗”“个性医疗”。

姓 名:
邮箱
留 言: